美国的“脱钩”两难

2019-05-28 22:38

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禁止了美国公司和政府机构购买华为的电信设备或服务,或者向其出售任何组件。

这或许是中美“脱钩”的重要一步,深入联结的供应链和贸易关系曾使得中美两国的经济在过去二十年中紧密地相互依存,现在它们正面临瓦解和断裂。

正在进行的贸易战也产生了这样的效果,如果再考虑到经济之外的话题,比如对中国个体的制裁,以及对留学生和访问学者的审查,特朗普政府的这些决定似乎是故意的,目的是加速中美之间的全面脱钩。和约瑟夫·奈(Joseph S. Nye)等自由主义国际关系学者的假设相反,中美之间“相互依存”的加深并没有促进两国之间更多的合作,特朗普政府反而将“相互依存”所产生的“脆弱性”视为真正的问题。

无论特朗普政府的行为是否有意,对华为的限制让人对全球化和全球市场的未来感到悲观,而中美“经济冷战”或“技术冷战”等概念也越来越流行。

然而,特朗普政府的中国政策存在一种根本矛盾。一方面,和中国的脱钩或许可以减轻美国人对中国影响力渗入的忧虑,并试图将它和世界隔离并孤立。但另一方面,美国和它的其他西方盟友还有一个长期目标,即迫使中国改变其政府主导的经济模式,并进而改变它社会制度的基础。

这两个目标是完全矛盾的。如果不加深中国与全球市场的融合,就不可能实现其经济自由化。而如果美国希望看到中国的自由化改革,前提是北京相信可以依靠更加自由的市场经济来推动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现在的“脱钩”政策,却只能逼迫中国走向“自力更生”,这和它的改革开放精神完全背道而驰。

造成这种不可避免困境的根本原因是,在美国的自由主义躯壳之内藏着现实主义的灵魂,因此当中国还未成为如今的中国时,改造它似乎更显得体面,但当中国成为必须正视的同量级对手时,华盛顿的危机神经就开始自己做出反应了。

或许美国自己还没搞清楚它究竟想要实现哪个目标,隔离中国并彻底打垮它,或是接纳中国并逐渐改变它。即使特朗普本人一直声称华盛顿过去几十年对中国的努力和期望是徒劳,但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持此看法,但是,随着中国实力的进一步增加,可以想象对华强硬派会更占上风,这似乎正在变为两党共识,而像拜登(Joe Biden)这样具有传统思维的人将逐渐变为异类。

但是,特朗普本人并不是狂热的强硬派,他期待和北京达成协议,不论是在贸易上还是在华为的问题上。如果华盛顿和北京能达成一项大交易,这可能会涉及非常广的领域,并能够在某种程度上管理它们之间的“相互依存”,这样才不会让在具有“敏感性”领域的“脆弱性”逼疯华盛顿,并屈服于大国竞争的本能。因为,在国际关系中,“不安全感”经常可以导致“不安全环境”的发生,而当头脑中有了敌人的想象,那么就离制造一个敌人不远了。脱钩可能会减轻一些不安全感,但这也会制造同等的风险。

美国必须正视这个脱钩的两难困境。即使对中国的“接触战略”,和帮助它融入世界的努力可能没有让所有人满意,但采取完全相反的政策并用力过猛,可能很容易导致严重的战略误判,以及不可承受的冲突的发生,而这本是中国和美国从一开始就尝试避免的情况。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