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迷案:张国焘分裂中央了吗?

2019-06-14 05:34

1935年6月12日中午时分,夹金山北麓达维小镇以南一个叫木城沟的藏族村庄,刚刚翻阅夹金山的红一方面军先头部队第二师第四团与在此等候的红四方面军第二十五师第七十四团会合了。两支队伍的官兵奔向对方,紧紧拥抱在一起,喜极而泣。这是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的首次会合,历史记下了这一欢腾时刻。6月15日,中央红军达到雪域小城懋功,红四方面军李先念率部热烈欢迎中央领导和中央红军。一时间,荒凉的小城挤满兴高采烈的红军战士。两个方面军的红军战士们互相慰问,当晚的大会餐,红军战士们载歌载舞,气氛十分和谐。然而,这一切仅仅是开始,不和谐的音符和潜藏的危机却正在酝酿之中。

6月17日,还没与中央领导人会面的红四方面军领导人张国焘就给中央发电提出了会合后西进青海、新疆发展的主张。这一点与中共中央东进或北进的主张是相悖的。6月24日,毛泽东一行离开懋功继续北行,到达两河口附近,发电邀请张国焘来参加会议。6月25日,在一个叫扶边的小村庄,红军官兵搭起了一个小会场。几千名红军官兵列队等候,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冒着大雨在帐篷里等待张国焘的到来。很快,在30多名骑马警卫员的护卫下,身材高大的张国焘骑着一匹白色骏马踏着泥水赶到了。在红军战士们的热烈欢呼中,张国焘翻身下马,与毛泽东等人热情拥抱。然而,喜极而泣的红军战士们谁也没有想到,中国革命史上更加危险的时刻就要来临了。

张国焘是中共建党元老,中共一大的组织者,领导过多次学运、工运和农运。毛泽东早年在北京大学当图书管理员的时候,张国焘已经是北大著名的学生领袖。在李大钊的介绍下,两人在大学里有过简单的交往。而张国焘在南昌起义之前就认识了朱德,和周恩来是老交情。在苏联担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期间还认识了洛甫、王稼祥等人。张国焘是个权力欲极强的人,在担任鄂豫皖苏区领导人时为树立领导权威曾疯狂肃反,清除异己,杀害大量红军将士。后来红四方面军撤出根据地后转战川陕,人数发展到八万之众。而此时的中央红军,已经从出发时的十万大军锐减到不足二万人。当张国焘迫不及待的询问周恩来中央红军目前人数时,机警的周恩来回答说三万多人,足足夸大了一倍。

6月26日上午,两河口会议召开。中共中央提出的北上陕甘宁的进军计划与张国焘的主张调和兼顾,会议做出巩固川西北的川康根据地,攻打战略要地松潘打开北上道路。但是会议并没有解决二个方面军统一指挥的问题,会议仅增补张国焘为中革军委副主席,陈昌浩和徐向前为中革军委委员的任命也让权力欲极强的张国焘心怀不满。

这个时候,红四方面军将士的心情也是复杂的。会合以后,之前宣称战无不胜的三十万中央红军却以衣衫褴褛的形象出现,而且军纪开始松弛,这让兵强马壮的红四方面军士兵对中央红军开始产生怀疑,基层摩擦时有发生。张国焘等人亲自找到朱德、博古等询问中央情况,并解释其西进或南下的军事意图,积极拉拢各军团将领。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在张国焘的私下贿赂拉拢后产生了警惕。而红一军团军团长林彪则一度倾向于张国焘,为对红四方面军态度的问题与政委聂荣臻发生激烈争吵。在此期间,张国焘主动与各方谈话,了解了中央红军的实际情况和遵义会议决议后,张国焘的夺权野心渐渐膨胀。

张国焘首先针对遵义会议的路线产生置疑。他认为,遵义会议只是解决了局部的军事指挥权问题,并没有根本解决政治问题。在两河口会议后,张国焘向四方面军将士积极散布宣传中央红军的军事路线错误和政治错误,借此激化矛盾。中央红军到卓克基以后,向四方面军派出的中央慰问团受到监视和冷遇,中央派回四方面军进行宣传的原四方面军将领陈赓也在迫害下被迫离开四方面军活动区域。1933年鄂豫皖肃反后被关押的四方面军著名将领曾中生被发现给中央写信喊冤后被秘密处决。

张国焘向中央夺权的行动开始步步紧逼。7月9号,张国焘把持下的“中共川陕省委”居然直接给中央发电要求改组中央军事领导层,要求徐向前担任红军副总司令,陈昌浩担任总政委。一级省委给中央发电要权提出具体人选并要求“立复”,在党史上可谓空前绝后。

红军进入毛尔盖后,制定了松潘战役作战计划,张国焘掌握的红四方面军将是作战的主力。而此时,张国焘却明确向中央提出解决统一指挥的问题,有意拥兵要权。

7月18日,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在芦花举行。中共中央拒绝了陈昌浩提出的由张国焘担任军委主席的建议,任命张国焘为红军总政委并增加陈昌浩为军委常委。李德后来回忆说,当时中央主要军事决定几乎都是总政委提议和发起的,张国焘取得了一个胜利。取得期望的军权后,张国焘还要求增加9名四方面军干部进入当时仅有8人中央政治局,试图夺取党权。这一要求被中央严辞拒绝。

由于红军不断行军迁延,国民党中央军胡宗南部对松潘的防御部署已经完成。红四方面军对松潘的几次进攻均被打退。红军抢先占领松潘北上的计划落空了。

8月4日,中共中央召开沙窝会议,再次拒绝了张国焘要求增加红四方面军9人进入中央政治局的建议。而沙窝会议前一天,因为攻打松潘的计划流产,中革军委作出《夏洮战役计划》,决定穿越松潘草地进入甘南。红军被分为左路军和右路军,朱德与张国焘指挥左路军,中共中央则在右路军。朱毛第一次分开了,下一次见面已经是一年以后。

8月下旬,右路军进入可怕的松潘大草地,左路军则向阿坝方向出发。大草地不仅给红军将士带来了长征路途中最可怕的死亡与记忆,而另一场几乎毁灭红军的危机也即将爆发了。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